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最强狂婿

16.犹豫的女子xinreMenxs.COM

最强狂婿 龙不相 4941 2021-07-23 03:33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最强狂婿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待张诗函来到了王保保家门口的时候,却被门口的蔷薇花给惊艳到了,那蔷薇花长得很好,明显是被特别的照顾过了。

  一朵朵鲜花都开的非常显眼,这和凌乱的自力巷倒是形成了非常明显的对比,至少说明,住在这里的,和别人不一样,是个讲究人。

  正好在门口有着一个中年女人,戴着一副老花眼镜,正在缝一些一副标签,她做的很仔细,就连张诗函走进也不知道。

  “你好,请问这里是王保保的家么?”张诗函走进说道。

  中年女人摘下了眼镜,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时尚,透着一股书香气息的姑娘惊讶到了。

  因为她在自力巷生活了那么久,看到的姑娘也都是穿的花花绿绿的,没有一点品味,这姑娘显然不是这里的人。

  她收拾了一下针线,说道:“小姐,你找我儿子?”

  自从见到了门口发廊的女人,张诗函对小姐这个名词有些反感,但看到了眼前干净的妇女,她还是放下了这一层的芥蒂,她说道:“是啊,我是他……朋友。”

  是朋友,没毛病,张诗函如此想到。

  看到这么干净漂亮的姑娘,中年女人显然很欢喜:“没想到我儿子还有你这么漂亮的朋友……不过他最近出去了,最近也是早出晚归,应该是替人去开车了吧……”

  中年女人顿了顿:“要不你进来坐坐,如果今天不出意外的话,我儿子快回来了。”

  张诗函看着天气,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下雨,天阴沉沉的,老天爷最近几天似乎很不开心,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谢谢阿姨。”

  忽然她心里面也隐约有了一种期待,这期待便是想去看看,王保保的房间到底是怎样的。

  王雪芬是一个讲究的人,虽然家里没什么钱,但看起来却一点也不颓废。

  水泥地被拖得如同地板一样光亮,屋子里面也收拾的井井有条,墙壁上还挂着几幅照片,这都是王保保得奖的照片,这也一下子吸引了张诗函的注意。

  在门口,不仅仅是蔷薇花,还有映山红,太阳花等等的花种,都被安置在一个个花盆里面,摆放的很征集,放置的也很整齐。

  承载盆栽的石板,显然也是被精挑细选的,这是一块大理石板,很光滑,虽然看起来很久,但是一块块都是按照次序叠加起来的,倒是有了几分设计感。

  而屋子里面的家具尽管都是一些便宜货,没什么名贵的家具,但擦洗的都很干净屋主也很爱护。

  王保保骨子里流淌的赛车手之血,似乎也是王雪芬遗传的,墙壁上其中有两张照片,是王雪芬的赛车的照片。

  那是余洲市最早的赛车比赛,而当时的王雪芬长相秀丽,身材高挑,还有一身清秀脱俗的气质,是很多男人仰慕的对象。

  王雪芬看着照片,思绪也一下子回到了过去,但又很快回来了,毕竟过去的记忆,并没有什么好看的,快乐的日子是少部分,痛苦的日子占据了大半。

  自从她怀孕之后,那狠心的男人离开她,她的生活有一段时间变得黑暗无比,若不是王保保诞生,恐怕王雪芬真的会想不开。

  从小开始,王雪芬就给予王保保能给的一切,哪怕是她做母亲的,受再多的哭。

  从小到大,王雪芬都舍不得打王保保,除了王保保偷偷将录取通知书撕掉的那一天,王雪芬这才打了他。

  看着王保保的房间,这看起来不像是一般男生的房间,因为看起来很干净,一切都井井有条。

  王保保的家虽然在自力巷,但条件也不至于太差。

  简易的书桌上放着零散的几本杂志,还有一台合上了的笔记本电脑。

  墙壁上都是一些车辆的海报然张诗函发现,王保保很喜欢那些贴满商标的赛车。

  而在书架上没有书,只有很多奖杯。

  王雪芬看到张诗函再发呆,过去说道:“其实保保很喜欢赛车,只不过我们家里条件不允许,他才没有继续追求这个梦想,不过市里面的一些小比赛,他从未缺席过。”

  就在张诗函看的入神的时候,忽然王保保就进来了。

  王保保看到张诗函很惊愕,张诗函看到王保保的时候,心中也很生气,但她忽然意识到,自己为什么要生气,毕竟从常理来说,王保保只是张诗函的“朋友”而已。

  不过对于王保保来说,能看到张诗函让他很开心,而这些天和狼哥的相处,让他知道了很多内幕的消息。

  比如蓝魔这个东西,来头非常神秘,狼哥的上面也有一个老大,不过这个老大是谁,狼哥似乎不愿意说。

  王保保也不敢逼得太急,因为逼太急了的话,狼哥起怀疑就不好了。

  好消息就是,这些天红娘也完全对王保保失去了兴趣,但同样的,在狼哥身边的人,那些大老爷们也都对王保保敬而远之,就仿佛王保保是瘟神一样。

  现在王保保打算回家收拾一下,然后和狼哥他们去澡堂洗澡。

  “诗曼,好久不见。”王保保说道。

  虽然张诗函心中很欢喜,但她不愿意表达出来:“没什么,我就是来看看,你到底是去干吗了……”

  “你是在关心我?”王保保贱兮兮的笑了起来。

  看着那猥琐的笑容,张诗函正要发作,可这会儿脚边的包子忽然吠叫了起来,朝着王保保怒吼着,毛发都张扬了起来。

  张诗函觉得不对劲,自己的狗儿平时也很有教养的,再说了……王保保又不是第一次来见包子,包子也对王保保熟悉了,上一次还给王保保抱了。

  但是这一次包子却是吠叫连连,惹得王保保眉头一皱,暗道不好,难道是包子闻到了身上的味道?

  这两天虽然他没有直接接触蓝魔,但是狼哥开心信任他了,所以也就让王保保送了两次货,不管怎样,他王保保或多或少还是沾染了一点蓝魔的味道。

  包子不停的吠叫,引得张诗函也起了怀疑,她说道:“你去哪里了?”

  “我……我没去哪里啊……”王保保表示无辜,但是他也不想让张诗函知道自己的行为,自己也只是想帮帮张诗函,尽管他也知道,若是给张诗函知道自己这么做了,肯定会阻止自己,所以他不打算交代实话。

  至少在真相大白之前,不打算交代。

  张诗函咬了咬牙:“你恋爱了?”

  王保保虎躯一震:“啥?”

  他懵逼了,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,旁边的王雪芬也不好充当电灯泡,笑着说道:“你们聊,我去买点菜。”

  “妈,不用麻烦了,我马上就走。”

  “怎么了?好不容易诗曼来我们家做客,我得烧几道菜才行。”王雪芬说道,她可是相当中意张诗函。

  张诗函声音稍微柔和了一些:“阿姨,谢谢了,我就是来看看王保保,顺便谢谢他上次帮了我的忙,其他没什么事情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好吧,你们聊,你们聊……”王雪芬摇着头,还是出去了。

  她有种感觉,自己的儿子恐怕也讨不到这么漂亮的媳妇,不过也是,自己的家庭如此贫困,人家大姑娘又怎会看得上自己的儿子。

  张诗函死死的盯着王保保,她深深的认为,包子吠叫是因为王保保的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才如此。

  她根本没有往蓝魔的方向想,她敢说,王保保不会去碰那东西,因为王保保死抠门,不会花大钱去碰蓝魔的。

  “我……我没恋爱。”憋了半天,王保保才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  这时候的张诗函觉得自己的问题既好玩又好笑,他王保保有没有恋爱,关自己什么事情?

  但是张诗函就是想知道。

  “那你最近在做什么?”

  “不能说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