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最强狂婿

17.九指车神王保保

最强狂婿 龙不相 5038 2021-07-23 03:33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最强狂婿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“你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

  “不能说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说。”

  “没为什么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张诗函气的语梗,她立刻抱起了包子,掉头就走。

  看着离开的张诗函,王保保伸出了手,想要挽留,却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挽留的借口,只能看着张诗函,走的越来越远。

  “儿子啊,这是个好姑娘啊,凭借你妈五十多岁的眼力,绝对能够证明,这个姑娘万里挑一,错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这个店了!”悄悄出来的王雪芬说道,其实刚才的话她都听到了。

  “妈,她对我没意思,我怎么去挽留!”王保保自嘲一笑。

  王雪芬笑了:“你啊,就是愣头瓜子一个,有没有意思,她一个女孩子家家,难道会跟你说么?”

  “怎么不能说!”王保保不解道。

  “女孩子要的是矜持,一个女孩子要是跟你说对你有意思,只有两个可能,一个是贪图你身上的某个东西,但是你一穷二白,也没什么值得让人贪图的东西,二是实在爱你爱到不行了,爱到了骨子里面。”王雪芬说道。

  “但是她都不是。”

  “对,她都不是,但是她以后可能是啊……你已经这么大了,难道就任由自己那么单身下去?你说等你存钱存够了,但是当你存够钱的时候,好姑娘早就走光了,剩下的歪瓜裂枣你怎么挑?”王雪芬摇头说道。

  她其实不想去干涉自己儿子感情上的事情,让自己儿子自己去选择,但是看到张诗函的第一眼,她就觉得,这个姑娘若是嫁到她家,肯定会改变自己的儿子。

  看到张诗函离开,王保保的心痛万分,他的心在呐喊,在悲恸,在尖叫。

  “诗函啊……你可知道,我有多么的爱你,为了替你报仇,我舍弃了一切……”王保保俯下了身体,双手掐着自己的心脏,也许只有这样掐着,才不会让自己更痛吧……

  但世界就是残酷的,要得到一样东西,就必须拿更多的东西过去,作为交换。

  那是代价,代价啊……

  回到狼哥那里,狼哥对待王保保却冷淡了很多,王保保说道:“大哥,东西都送到了……”

  “是么……”对方说道,说的轻描淡写,毫无波澜。

  就在这时候,狼哥的身边走出来一个人,王保保怎么也没想到,来人竟然是丁春,丁春咧开了嘴巴微微一笑:“果然,你是一个卑劣的人,为了金钱,竟然肯出卖灵魂。”

  丁春的这句话,明显是对王保保说的。

  王保保做梦也没想到,丁春竟然会在这里,但是如此一来,王保保确定了,多年前的那一庄惨案,绝对和丁春脱不了干系。

  或者是和丁春的父亲。

  但是丁春和他有冤仇,如今在这里碰到,定然不会放过自己吧。

  丁春笑道:“你如何向我们证明,你是真心帮助我们的呢?我们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情,万一你是警察派来的人,我们岂不是都要跟着你一起去死?”

  “你说怎么证明就怎么证明。”王保保硬气的说道,既然他选择走到了这一步,那他已经已经封死了自己所有的退路了,一步半步都没有。

  丁春眯起了眼睛,脑海中出现了张诗涵的模样,他太想要张诗涵了,张诗涵这样不贪金钱,不畏权势的女人,这个世界已经不多了,这对于丁春来说,活脱脱的就是个宝贝。

  但是眼前的王保保却是张诗涵的男朋友,当然,对于丁春来说,事实就是这样的。

  丁春说道:“现在,你马上和张诗涵分手。”

  王保保算计到了这一点,他说道:“已经分了。”

  “你必须用鲜血来表示效忠我们!”丁春又说,从怀里面拿出了一把匕首,丢在了王保保的面前。

  王保保拣起了匕首,又伸出了手,他说道:“若是我这么做了,你就不会再为难我了吧?”

  “你先做了再说。”丁春说道。

  这时候狼哥说道:“春少爷,是不是这太过火了,王保保可是我手下重要的运货工人。”

  “失去一根手指死不了,我要看到他的决心,不然我不放心。”丁春狠毒的说道。

  王保保苍然大笑,他猛的一咬牙,将手拍在了桌子上,啪的一声,让周围所有人都看了过去。

 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大汗淋漓,因为自切手指这样的事情,就算是最勇敢的人也很难做到。

  但是王保保却抬起了匕首,虽然额头全部都是豆粒大小的汗珠,但是他的表情却前所未有的坚决。

  话音刚落,王保保怒嚎了一声,匕首一起一落,左手的小拇指应声而断。

  王保保一声惨叫,捂着手指,在地上翻滚。

  丁春的心更翻腾了起来,他没想到,眼前的王保保竟然是如此一条硬汉。

  一个男人打架厉害,肌肉发达并不算硬汉,敢对自己下手,敢对自己下最毒的手,那才是真正的硬汉,硬的就像是魔鬼一样。

  一滴汗水,从丁春的额头滑落下来,顺着脸颊,滴到了地面上。

  而狼哥终究是将王保保当做自己的弟兄,立刻朝着周围大喊:“来人,快点拿纱布,包扎,爆炸!”

  手指被切,那是钻心的疼痛,疼的王保保眼前黑白交替,但是他没有昏阙过去,而是活生生的顶住了。

  他脑海里面就剩下一个人的样子,那个人就是张诗涵。

  丁春从未见过如此决绝的人,哪怕是他手下最利索的人,要他切掉自己的手指,那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,但是王保保却做到了。

  “王保保,我第一次服帖一个人,从今天开始,你的女人我不涉足了,你也是我丁春的兄弟。”

  王保保咬牙忍痛,但是他却笑了起来,笑的很苍凉,很大声。

  另外一边,在公司的办公室里面,张诗涵拿起了杯子,正要喝咖啡,但这时候咖啡杯子刚刚抬起的时候,被子的手柄断了,陶瓷的杯子,就那么落了下来,杯子砸的粉碎,而张诗涵也懵了。

  她看着地面上的碎片,脑海中直觉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而在这时,一脸虚脱的徐明从里面走了出来,他说道:“诗函,你怎么了?”

  “没,没什么,手滑。”张诗涵说道。

  “这样啊,你小心点。”徐明又进去自己的办公室了。

  张诗涵拿来了拖把,将一切打扫干净之后,她来到了公司的门口,看着外面的红霞,心中呢喃,最近的一段时间里,王保保经常来接送她下班,真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坐上那辆飞一样的车子。

  在张诗函的脚边,包子也摇尾叫唤起来。

  就在这时候,在夕阳的陪同下,远处一辆车子缓缓开过来,只见嘴唇煞白的王保保打开了车窗,朝着张诗函咧嘴一笑。

  诗函也笑了:“还没下班。”

  “还有十分钟。”王保保说道,“喂,今天一起去吃饭吧?”

  “去哪里吃饭?”

  “你说,你想去哪里,我带你去哪里。”

  “我忽然想吃夫妻肺片了。”张诗涵说道,之前和王保保的纠葛,在这一时间烟消云散,似乎能够看到王保保,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  “好,我带你去。”王保保洒脱说道。

  就在这时候,包子从张诗涵的脚边跑了出去,直接纵身一跃,来到了王保保的车窗里面,不过王保保早有准备,在车里面喷满了香气,这一次,包子无论如何都问不出来那味道。

  至于蓝魔的事情,王保保并不着急,不过在天河市,从此以后多了少了一个都市车神,但是多了一个九指车神。

  【外传完】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