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锦衣

第742章 圣旨到

锦衣 上山打老虎额 7174 2021-12-05 19:23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锦衣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眼看着,那东林军校就要到了。

  东林军校占地规模很大。

  附近也没有什么建筑。

  平日里,也极少有人来。

  其他的学堂,外头还有不少的铺面。

  可这座学堂,名为学堂,实则却是一个大军营。

  而且几乎完全封闭,甚至不允许有人在附近窥测和逗留。

  张严之此时心潮澎湃。

  他的内心,是颇有几分渴望的。

  今夜之后,控制住了东林军,那么这整个京城……也就算控制住了。

  而后再快马联络已抵达京畿的流寇,里应外合,大事可定。

  虽然……投靠李自成,乃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。

  可一旦成事,他深信这样的大功劳,足以让自己在新朝里获得一个公爵。

  他吩咐吴谦道:“待会儿要拿出钦差的气势来。”

  吴谦似乎也沉浸于某种情绪之中,既激动,又有些忐忑。

  不过他很快,微微一笑,智珠在握的样子道:“放心,些许小事而已。”

  好歹也是右侍郎,不是省油的灯,这样的场面,他早就见识过。

  其实内心深处,他是厌恶流寇的。

  毕竟他是进士出身,熬了大半辈子,如今也算是朝中重臣。

  只是,朱明在他眼里,确实已没有多少存在的价值了。

  他厌恶那厂卫当道,厌恶那皇帝宠幸的是未经科举的阉人和张静一那般的武人。

  厌恶天启皇帝动辄抄家,视大臣如猪狗。

  某种程度,他比张严之更进一步。

  因为张严之反,或许只是因为利益使然。

  可吴谦跟着作乱,更多的却是要实现自己的理想。

  他希望天下变成宋朝时的样子,自己能和宋时的士大夫一般,得到历任天子的优待。

  而不是像现在这般,刑上大夫,动辄打压。

  后头的人马,也纷纷行进。

  很快便抵达了学堂外头。

  这里自是有东林军的岗哨。

  有人大呼:“何人。”

  一个队官带着数十个生员,一脸警惕。

  有人已经准备吹起哨子,准备预警了。

  吴谦下马,大喝一声:“大胆!”

  他昂首阔步的上前,厉声道:“我等奉旨前来,前来传达宫中旨意!”

  队官狐疑地看着他,用一种奇怪的眼神,不断地审视着吴谦。

  吴谦所穿的,乃是大红色的钦赐飞鱼服。

  他气定神闲,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队官。

  之所以是居高临下的眼神,倒不是因为吴谦当真像这么一回事,或者说,是他故意如此,增加自己钦差的可信度。

  而是因为他本身就不将这群丘八们放在眼里。

  在他看来,这天底下,只有进士出身的人,才算是真正有资格能位列朝班,称的上是官的人。

  哪怕是进士,他也照样鄙视三甲的进士,因为那不算真正的进士。

  因而,他几乎是斜眼看着眼前这个队官,用的是一副轻蔑的口吻。

  这反而令一旁本是有些捏一把汗的张严之心里镇定下来,不由得在心里默默钦佩吴谦的胆色。

  这队官却是皱眉道:“圣旨?圣旨在何处?”

  这吴谦取了圣旨,只在这队官面前晃了晃,大呼道:“在此!”

  这队官便肃然起敬,道:“只是……我需……”

  “你有什么资格查验。”吴谦冷着脸,正色道:“谁敢查验圣旨?”

  队官道:“那么就请入内,我这便去通报。”

  吴谦于是昂首阔步,率先捧着圣旨前行。

  后头的人亦步亦趋。

  那队官忍不住道:“只允许你进去,其余之人……不可……”

  吴谦却不吃这一套,正色道:“我等自宫中来的时候,便是奉旨率众人进军校,旨意在此,尔休要多言!”

  他一副颐指气使的态度。

  这队官显然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情况。

  毕竟圣旨本就代表了皇帝的心意。

  踟蹰之间,吴谦已率先前行,其余人则已尾随他一窝蜂的进去了。

  倒是此时,在军校的明伦堂里。

  副总教官陈演道,却已率众武官在此预备迎接圣旨。

  吴谦气势如虹,只带着张严之几人进去,其余之人,都在明伦堂的外头候着。

  这陈演道,最初是在新县之中提拔起来的,等到军校成立,因为他曾是武举人,而且又因为精明强干,因而成为了教官,可以说,他是伴随着军校成长起来,为这军校立下无数的功劳。

  此时,他与吴谦见礼。

  这陈演道行了个军礼之后。

  吴谦却只笑了笑,并不回礼,只是道:“军校上下人等接旨。”

  接着便取出了圣旨,唱喏着开始宣读旨意。

  这旨意的内容很简单,流寇已至北直隶,军校上下人等,负有守卫京城的职责,现在开始,一切归吏部尚书节制。

  除此之外,现在已得到了消息,军校之中有人勾结了流寇,为了防范于未然,礼部右侍郎吴谦接管军校,先令军校上下人等解除武装,等待吴谦甄别。

  吴谦念完旨意,抬头,面无表情地道:“旨意可听明白了吗?”

  陈演道道:“需将旨意给我看看。”

  吴谦冷笑,道:“给你看看也好。”

  说着,竟当真将旨意交给陈演道。

  陈演道捧着圣旨,打开。

  其实这个世上,除了张静一这样简在帝心之人,许多人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接过旨意。

  故而这圣旨是什么样子,陈演道也是第一次见。

  只是这圣旨所用的材质,确实非凡。

  不只如此,里头的文字,也都是最正经的馆阁体,一看就是出自翰林的手笔。

  至于印章……还有其他……几乎没有什么错误。

  陈演道看了又看,随即道:“这圣旨看着像真的。”

  吴谦听了,大笑道:“什么叫看着是真的,这就是真的,怎么,你还想抗旨不尊吗?”

  陈演道便道:“陛下不是不在京城吗?怎么……还有圣旨?”

  “陛下不在京城,朝廷也有圣旨,内阁可明发诏书,难道你也不知?”

  吴谦一脸鄙夷地看着陈演道。

  实际上……还真是如此,人们对于圣旨的印象,都以为是皇帝老子要发旨意,于是写一份旨意,颁发出来。

  可实际上,到了大明,有一套完备的圣旨传达制度。

  有时就算没有皇帝也可以,或者说,这天下绝大多数的旨意,其实……都和皇帝没多大的关系。

  恰恰是皇帝私人的旨意,被人称之为中旨,反而让人觉得不够正式。

  陈演道便道:“圣旨的事,我也不懂,不如这样吧,我得请一个行家来看看,这圣旨到底是真是假!”

  吴谦还真是万万没想到,有人胆子竟能到这样的地步。

  居然……接了旨意,不立即执行,还在这里说三道四。

  吴谦大笑道:“我乃礼部侍郎,这旨意真假,除了老夫,还真没几个人敢说有老夫这样辨别真假的能力!怎么,你是想要借故抗旨不尊吗?你可知道抗旨不尊,会是什么下场?”

  这话里,已经隐含着威胁成分了。

  吴谦相信,自己的这一番话说出来,对方就可能要开始担心了。

  可谁晓得,陈演道居然显得很冷静,平静地继续道:“还是请行家来看看好了,来人……去将人请来。”

  于是有人火速地去了。

  吴谦见状,不禁勃然大怒,冷着脸,厉声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东林军校,已经胆大包天至此了吗?”

  陈演道看了看他,却是不做声。

  在这么一会里,其实吴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味了,心里忍不住浮出几分急切,却努力保持着平静道:“你要请什么行家,又是哪一个书吏?好,你非要如此,那就请来吧,老夫倒要看看……对这份真的不能再真的旨意,你们还有什么托词。”

  张严之在一旁,脸色隐隐地变了变,却也不禁开始担心起来。

  军校有些不对味……对方冷静的可怕,给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。

  片刻之后,便见有人自另一扇通往耳室的门里徐步走了过来。

  却是两个青年人,身边拥簇着一队卫士。

  为首之人道:“到底是什么圣旨,来,给朕看看,朕对圣旨,是再熟悉不过了,许多事,一看便知。”

  起初……吴谦见来的是一个嘴上无毛的家伙,显得比较年轻,第一个反应,就是觉得可笑极了。

  可听到对方竟是自称为朕,心便突然猛地咯噔一下。

  一瞬间里,他只觉得头重脚轻,而后他努力地抬头,仔细地辨别此人,却是一下子就将这人认出来了,这人正是……皇上。

  吴谦一时之间,只觉得脑袋竟要裂开一般。

  他猛地眼前一黑,差点要一头栽倒下去。

  而站在天启皇帝一旁的人,不是张静一,又能是谁?

  张静一年轻俊秀的脸上也浮着笑意道:“我对圣旨,也颇有几分心得,这圣旨的真伪,一看便知,这事……杀鸡焉用牛刀呢,还是由臣来吧,免得陛下劳心。”

  天启皇帝背着手,笑着道:“好,那就先让张卿瞧瞧看。”

  说罢,张静一已箭步上前,取了圣旨,低头一看,便忍不住啧啧称奇:“还别说,这……还真是像极了,你要说它不是圣旨,我都不信啊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